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体育新闻

“古”文物化身新文创“老”手艺焕发新活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11-24

  9月23日-27日,第十七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简称“文博会”)在深圳国际会展中心举办。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区,观众左手提起头戴回字纹高冠、双手环握中空的青铜立人像,右手捏住双眼斜长、两耳对侧展开的青铜人面神像。

  栩栩如生的“三星堆青铜古文物”,从远在四川的广汉三星堆博物馆,搬到了文博会的现场,受到观众热捧。

  “我们提供博物馆文创的解决方案。”深圳市元景工艺品有限公司的业务经理,指着食指大小的“三星堆文物”书签向记者介绍。

  据了解,该公司和中国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等博物馆单位合作,开发了一批鲜活的文物文创产品。例如以秦始皇为原型改造而来的兵马俑摆件、借虎符文物灵感设计而来的镇纸。

  “对博物馆内对文物进行二次创作,我们的文创拉近了文物与居民间的距离。”元景工艺品负责人说。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区的另一隅,中国著名山水画大师徐悲鸿的作品,也被“带”到观众身边。

  “利用斐波那契螺旋线构造《立马图》原作的造型,再进行颜色的填充,让它更具有现代文创感。”徐悲鸿文创艺术中心的刘晓宏指着自家文创作品上的条纹向记者介绍。

  刘晓宏认为,文物文创不但还原了历史,还进行了与时俱进的创新。“后人如果单纯对原作进行复制,很难吸引年轻人的视线。”在刘晓宏看来,文物文创既做到了传承,又满足了商业需求,“二者可以很好地结合起来。”

  把更多的文物从博物馆“带”到日常生活,变成身边的移动博物馆,成了如今文创产品创作发展的的一个重要展现形式。

  “文物不应只躺在展览馆里,依托原作进行二次创作,文物文创是最好的方式。”刘晓宏说。

  苏州刺绣艺术家徐建华倾注5年心血,采用传统手工绣法绣制《水乡朝晖》,献礼建党100周年。这幅作品也在此次文博会上展出,路过的观众连连称赞。

  徐建华坐在中丝园展厅前,一针一线纵横交叉,线条轻松活泼、接针不露痕迹,绣出的鸟儿栩栩如生,如画般精致。

  作为一名坚守33载的苏绣手艺人,徐建华采用的刺绣手法是开创于上个世纪的“虚实乱针绣”,这种创新手法使古老的苏绣艺术重放异彩。

  “手工刺绣需要耐性和毅力,还要有领悟力,一幅刺绣短则3个月,长达三五年才能完成,但正是因为倾注了大量心血和手艺,绣出来的是有生命力的艺术品,而不是产品。”徐建华得意地告诉记者。

  传统的手艺注入创新的思想内核,在现实社会环境大背景进行融合创作,这样的呈现出来的作品才能焕发传统手艺的二次活力。

  一把张开的剪刀试图剪掉病毒、平安大厦象征着“雷火神针”驱避病毒、众人并肩站在福田区府大楼前同心作战……在非遗展厅,“袁氏剪纸”的《同心战疫》系列勾起数位参展者的记忆,纷纷驻足观看。

  去年1月20日,就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警报刚刚拉响不久,非遗传承人袁曼君用自己的艺术语言与“袁氏剪纸”技法结合,设计剪制了这一组抗击疫情作品。

  “作品中融入了多个深圳元素,例如市民中心、平安大厦、莲花山公园、福田区政府大楼等。”在袁曼君看来,传统手艺是记录城市的一种形式,在表达内容上与时俱进,才能让传统手艺具有传播的空间。

  在广东展区,从连南瑶族自治县瑶族文化工艺品,到各地市展区展示的手钩、手绣、手编、植物染、蓝印花布等传统手工艺,非遗文化与时尚元素紧密结合。

  身着靛青大袖衫,肩绣雪白双飞鹤,腰系米兰长束带,穿着古风服的张凯,在文博会文化产业综合馆,向记者展示身上的“时尚”服饰。

  记者在现场观察到,古装国潮备受青睐,不少路过的观众都会上前咨询,打卡合影。

  据了解,张凯所在的公司专门从事汉服的生产与改良,目前的订单大多通过网络渠道销售。今年刚毕业的张凯在公司从事品牌营销,专门负责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宣传。

  在张凯看来,传统的汉服古装未必适应现代人的需求,通过创意改良设计过后,更加符合当代人的需求,实现了对中华传统文化传承和发展。

  在文化旅游·非遗及艺术品馆的彩书创意艺术衍生品展区,彩书足球、彩书陶瓷和彩书国潮服饰格外热闹。

  彩书的创作者是高级工艺美术师何柏俊,他希望打造一个“彩书国潮”服饰品牌。“国潮服装作为一种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媒介形式,通过创新创意的方式,让优秀的传统文化融入时尚元素后,能走进当代、走向国际大舞台。”何柏俊表示。

  深圳文博会是一个国家级、国际化、综合性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以博览和交易为核心,全力打造中国文化产品与项目交易平台,促进和拉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积极推动中国文化产品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