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旅游新闻

好奇心日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11-22

  《遗传厄运》的导演 Ari Aster 正打算把瑞典传统的仲夏节变调成诡异的狂欢。

  A24 26 日放出了这部名为《仲夏夜惊魂》(Midsommar)的电影概念短视频,在推特中用了数个表示花朵的 emoji。10 秒视频中,一群女孩围着五月柱转圈,她们的衣裙渐渐被画上了花朵。你完全有理由相信那些并不是真的花。

  本片和瑞典民俗息息相关。仲夏节是当地传统节日之一,它一般定在 6 月 19 日至 25 日之间的一个星期五,人们通常会在这天开始自己为期五周的年假。在此前一天,所有人都将离开城市前往乡村庆祝和全家相聚。

  这一天从采摘花朵做成花环放在五月柱上开始,五月柱往往被立在开阔的场地,以便所有人围绕它跳传统的圆圈舞。晚餐后,还想外出跳舞的人可以去湖边的露天舞池,而在归途中,年轻女性会采摘 7 种不同的花朵放在枕头下,传说这么做可以在梦里看到命中注定的情人。

  电影就是关于这样一场庆典如何走歪:一对夫妻前往瑞典乡村拜访朋友,顺道参与小镇传奇性的仲夏节庆典,但当某个介入时,庆祝走向了诡异和暴力。

  看过《遗传厄运》的观众对导演兼编剧 Ari Aster 将日常体验扭曲化、用心理层面的压力推动故事的技术深有体会。这部去年的话题之作在上映前被视为现代版《驱魔人》,在预告片里就用小女孩舌头发出的声响成功吓坏了不少观众。尽管正片评价有点分裂,大概没达到 A24 的预期,可它仍然拿走了近 8000 万美元的全球票房。

  电影含蓄伏笔和爆发段落递进,被认为虽然元素都不新,但在各个方面都做到了极致;角色发展配以全员演技,尤其是女主托妮·柯莱特的发挥,让一个诡异的家庭故事有了可信度。《纽约客》的点评是,“它有胆量去暗示一个社会单位的存在就是自我威胁,家不再是庇护所而是将倾的堡垒,被内部威胁所包围”。

  从 Midsommar 的简介来看,它大概可以被归结为精神续作类。导演甚至还提到,某个角色父母的死亡将给全片蒙上阴影,就和《遗传厄运》以葬礼开场一样。

  这才是 Aster 的第二部长片。他在去年 6 月透露,Midsommar 过后他将很长一段时间不去碰恐怖题材。“我喜欢这个类型,我也自认是个类型片导演,但是我想参与每一个类型,包括音乐剧电影。我有 10 个自己写好了想拍的剧本,现在还在写个科幻片的本子,有 4-5 个剧本已经排上了日程。”

  电影目前定档今年 8 月 9 日,由杰克·莱诺、弗洛伦斯·皮尤、威尔·保尔特主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