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金融新闻 >

金融新闻

内娱选秀救不了电影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11-24

  有个片段,是他低声下气地接受着评委的指指点点。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被发了「好人卡」。

  以「作品太过文艺,不够商业」为理由待定,并最终惨遭淘汰。谁也没想到,当时那个卑微的年轻人后来拍出了《我不是药神》。

  成了第一部长片就获得票房30亿的大导。如此戏剧化的节目,激发了许多人的好奇心。

  当我们细观节目内容的时候,还能发现与当下爆款综艺的共通之处。首先,节目的噱头十足。

  「选秀拍电影」本就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创意。而节目的宣传语更是将逼格提升了不止一个Level——

  成为冠军的奖励,是可以收获一个拍摄千万级投资电影的机会。毫无疑问,这对于难以熬出头的年轻导演来说,吸引力是致命的。

  节目中的短片,都是由新人导演+明星演员一起呈现。在后期的十强赛阶段,有大量明星参与了进来,演出了不少短片,大大提高了节目的曝光度。

  比如那时因为选秀和偶像剧正火的俞灏明。以及今年靠《披襟斩棘的哥哥》翻红,当时还是小鲜肉的李承铉。甚至,还能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几大评委包括了编剧顾小白、影评人谭飞、演员邬君梅以及名气最大的「台湾电影教母」焦雄屏。复赛阶段,每期另有大牌来到现场。

  除了开头提到过的文牧野,《我要拍电影》还涌现出了不少在这个十年有稳定输出的影视人。

  比如宁浩签约的导演申奥,近年来他拍了一部《受益人》。网剧《赘婿》的导演邓科。去年大爆的《沉默的真相》的导演陈奕甫。更有一手国际牌!

  节目中很引人注目的一名选手是来自韩国的美女导演朴智恩。参加完节目之后,她选择了回国发展,做起了编剧。

  接连写出了《来自星星的你》《蓝色大海的传说》以及《爱的迫降》等数部爆款。

  通过事先设计好的台本、快节奏的交叉剪辑以及嘉宾的吸睛言论制造出戏剧冲突。

  其中一位参赛选手韩轶名头很大。她不仅是北电的研究生,更是著名导演田壮壮的得意弟子。

  「现在的中国电影太缺少故事了,大多数导演都重视什么结构画面,完全不考虑内容。」一度将话题引向了电影到底该不该贴近大众审美的讨论。

  如今国综炒线年前的《我要拍电影》为先。当然,《我要拍电影》还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

  又通过节目被更多人看见,实行了人生的华丽转身。和《导演请指教》那样呈现影视圈复杂性的风格不同的是。

  也切实影响了很多本就对电影感兴趣的观众。虽然是面向全社会选秀,《我要拍电影》的艺术性没有因此打折扣。

  讲述了灭绝师太的前传故事。利用反差感将灭绝师太塑造成了一个恋爱脑,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笑料。也捎带了一些对于影视圈的吐槽。片中还故意露出了明显的吊威亚痕迹。可以说是彻底解构了传统武侠,极具后现代主义风格。

  收获满堂彩的同时,也得到了高群书导演的高度夸赞。节目中甚至出现了大胆的成人性喜剧。

  结尾更是设有惊天反转,让人颇为惊艳。更值得注意的是,《我要拍电影》具有极强的前瞻性。

  这一大势,居然在这部11年前的《我要拍电影》里早有铺垫。可惜,即便是如此野心勃勃的《我要拍电影》也并不长寿。

  冠军傍身的周楠确实获得了拍大片的机会。但这部所谓的商业巨制却是一部叫做《我们约会吧》的大烂片。

  虽然继续留在了影视圈,但只拍过一些平庸的短片和一部非常烂的《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直到今年才凭借一部热门电视剧《我的巴比伦恋人》有了翻身的迹象。

  总算是兑现了天赋。或许正是由于《我们约会吧》的票房惨败,让《我要拍电影》「全民选秀出大导」的梦破碎了。

  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一位黄包车师傅发现自己车上有具女尸,慌乱之中决定抛尸。途中遇到了自己有好感的一位女教师,而她也刚刚错手杀了一个图谋不轨的男人。于是两人开始一起找抛尸的地方。另一边,两人的行为被一个想搞大新闻的记者发现了,他威胁二人把两具尸体抛到了指定地方,伪造了一个女教师情杀两人的新闻。而最后报纸上一个字也没提到黄包车师傅。

  可评委们却不太满意,觉得在审查和票房上都不讨好。而文牧野则展示了自己的短片处女作《石头》。

  从棚户区搬去城区后石头得了病,撒不出尿来。而另一边男主也失业了,没钱给石头治病,便动了丢狗的心思。他把石头带回了最开始捡到它的棚户区,石头到了那里以后,居然马上跑到以前经常撒尿的地方尿了出来。

  文牧野则拍出了《我不是药神》,整部电影的主旨立意完全脱胎于《石头》,聊贫穷,说阶级。